你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文化 >

周报素材-新华网

更新时间:2021-07-20      

  英国时装协会(British Fashion Council)决定,在接下来的6月12日至14日期间,伦敦时装周将以完全数字化的方式进行,并囊括线上秀场、虚拟展厅、设计师问答以及博客等多方面内容。

  由于米兰男装周的举办时间和形式尚无定论,意大利男装品牌Ermenegildo Zegna已经计划在7月下旬时举办一场线上时装秀,并发布旗下高端线Ermenegildo Zegna XXX 2021年夏季系列作品。“我一直都在尝试用非传统的方式,将自己的创意过程展示给更多受众,”该品牌创意总监Alessandro Sartori表示,以数字形态去呈现本季新系列,将为他提供更多创作的自由。

  于2015年就推出过数字展厅的美国时装品牌Tommy Hilfiger,目前也正在尝试启动虚拟时装秀。该品牌希望从2022年春季开始完全采用3D设计,并目标于今年年底,让设计团队的全部成员接受3D技术培训。

  意识到当前形势及其带来的一波又一波巨变远没那么快停止后,法国奢侈品牌Saint Laurent开始行动。“眼下,品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引领自己的节奏,充分且恰当地发挥时间之价值,”在发给BoF的声明中,该品牌表示,将重塑日程安排,不再沿用原定的时间规划来展示其设计系列。即意味着,Saint Laurent将退出今年的巴黎时装周,制定出独属于品牌自身的发布日程,并将创意作为驱动力,来安排往后的系列发布活动。

  除了将尝试数字时装周之外,伦敦时装周还将从今年6月开始,合并展示男女装设计。英国时装协会希望借此计划,打造一个“性别中立”的展示平台,在每年的1月、2月、6月和9月,让所有男女装设计师都有机会一同展示自己的最新设计。

  “男女混合的时装秀发展得更加成熟,一方面是因为性别流动性,品牌希望借此创造一个具有一致性的设计理念,另一方面是因为这种模式更具有商业意义,”Mr Porter的买手总监Fiona Firth在BoF此前的采访中表示。目前,米兰时装周的主办方也在考虑,将接下来的男装周纳入9月女装周的日程安排中,让品牌更自由地进行展示。

  此前一直分开展示男装与女装系列的法国品牌Jacquemus,于去年品牌十周年纪念大秀以及今年1月的巴黎男装周上,先后两次尝试了男女合秀。其创办人Simon Porte Jacquemus表示,未来每年的1月和6月都将在巴黎举办两次男女合秀。

  包括Burberry、Balenciaga、Bottega Veneta和Versace在内的许多知名品牌,都在今年的秋冬时装周期间,以男女时装系列合并的方式进行了时装发布活动。这种形式不仅可以为品牌节省成本,也有利于减少碳足迹、实现其环保目标。不过另一方面,一旦男女合秀成为了时装周的趋势,品牌也将要为此寻找更大的场地与空间,相关城市也要考虑相应的人员接待和交通承压等问题。

  玖姿品牌母公司安正时尚拟将控股子公司“上海礼尚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进行股份制改造,并分拆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本次分拆完成后,公司的股权结构不会发生变化,且仍拥有对礼尚信息的控股权。分拆上市完成后,安正时尚将加快童装、母婴等新品类业态布局。

  Adidas发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业绩显示,其当季净利润同比锐减95%至3100万欧元,销售额下降了19%至47.5亿欧元。该公司警告称,由于目前超过70%的品牌门店已经关闭,第二财季公司将受到更大的疫情冲击,预计销售额同比降幅将超过40%。其补充道,大中华区销售额在逐步恢复中,3月份该地区电商销售额增长了55%。

  报喜鸟发布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去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5.24%至32.73亿元,营业利润增长124.64%至2.7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大涨305.28%至2.10亿元。公司表示,未来要进一步优化网点结构,新开网点148家,关闭低效网点91家,同时继续推动定制业务的开展,实现较上年同期增长超10%的目标。

  七匹狼发布2020年一季度报告称,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收6.66亿元,同比下滑29.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205.26万元,同比下滑145.89%。公告表示,受疫情影响,消费终端停滞,七匹狼及上下游产业链企业复工延迟,故而导致营业收入同比大幅减少。

  按照新氧公布的2019年报显示,目前新氧的合作机构则为3500家左右。由于新氧的盈利模型是建立在广告流量竞价排名之上,因此其更趋于聚合“重整形”这个长尾市场的头部机构。

  然而,由于医疗服务的属地化以及服务产品的非标特性,医美机构很难大规模复制,因此整个行业集中度非常低。1亿元收入规模之下的机构占据市场的绝大多数。

  按照估算,行业头部机构的市占率不过5%左右。这对于新氧等走广告流量模式的垂直平台而言很是尴尬。要吸引更多医美机构付费投放广告,就不得不投入更多营销成本来获得外部流量。财报显示,2018年新氧科技的营销费用占比64%,2019年虽有所下降,但仍在58%的高位。

  近两年的医美领域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比如,肉毒素、玻尿酸注射以及激光射频等非手术项目数量占比超过70%,能够较容易标准化的“轻医美”服务市场迅速升温。

  虽然注射类项目需要在具备医疗资质、符合医疗标准的场所由有执业资格的医护人员完成,但由于操作要求和服务标准化的难度远低于手术整形,因此行业分析普遍认为随着准入政策的开放,轻医美机构数量会大幅度增长。尤其是社区化、精品化的小微型轻医美机构,这两年受到资本方的青睐,亦有分析机构认为未来此类轻医美机构将呈现爆发式增长,逐渐成为市场主流机构类型。

  轻医美机构服务产品与商品能够标准化也就意味着价格变动空间较小,利润水平也相对有限。广告流量投放的方式始终只能让相对头部的企业提升营收规模,却无法让更多机构提升利润水平。

  毫无疑问,今天3000亿元的医美市场已经进入到消费成熟期,各种机构与平台的野蛮生长渐近尾声。接下来的市场竞争者则需要“硬实力”打底,拥有足够厚度的资本实力和市场资源控制力的平台,则很可能成为市场的胜方。

  根据美团点评(披露的数据,2019年618大促和双11大促期间,美团医美线上交易额(GTV)分别达到了6.7亿元和15.3亿元。

  而医美作为阿里健康O2O业务中增量最大的板块,同样在2019年的两个大促期间录得了近6倍和2倍的交易额增长(具体细项数值未披露)。今年医美业务GMV目标预计将3倍增长。

  相比之下,号称医美行业市占率第一的新氧2019年全年促成医美服务交易总额(GMV)刚刚突破36亿元,同比增长72.6%。

  从这一数据维度看,2018年才正式宣布切入医美赛道的美团恐怕现在已经超过了新氧。而加大对医美板块的投入也势必是美团、阿里等综合平台下一步动作之一。

  有业内消息人士透露,实际上,2019Q4美团医美已经在关键运营指标和财务指标上全面超越新氧,包括MAU、付费机构数量、付费用户数量、交易额、财务收入、以及利润,并且预测在今年Q1医美会成为美团恢复最快的业务之一,2020年或将加大对该业务的投入和发力。

  2019年新氧作为第一家医美垂直平台上市的公司,目前市值规模在10亿美元上下。而港股上市的美团点评和阿里健康市值规模则分别达到了700亿美元、220亿美元。

  4月1日,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美妆品牌完美日记已获得新一轮融资,金额达1亿美元,领投方为老虎环球管理公司,厚朴管理投资公司、博裕资本参投。值得注意的是,此轮融资后,完美日记估值已达20亿美元——相较于去年9月完成融资时的10亿美元估值已翻了一番。

  4月22日,在披露第一季度营收净利双降的财报后,上海家化发布公告称,其董事长张东方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申请辞去公司董事及董事长、首席执行官、总经理等相关职务。董事会决定提名潘秋生为董事候选人,并聘任其为公司首席执行官兼总经理。

  从最新的一季度财报来看,上海家化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16.65亿元,同比下降14.8%;实现扣非净利润1.3亿元,同比下降19%;实现净利润1.19亿元,同比下降约49%。

  公司营收、净利润、扣非净利润下滑主要原因是一季度收到疫情的影响较大,线下开业率低、交易遇冷,线上销售一定程度上也受到物流恢复较慢的影响,并不能完全弥补线下零售大幅下滑所带来的影响。